参霜

2017-10-3

深以为无论是如何亲密关系的人们,总会有从真挚隽永到陌生疏远的时候。或许是因为后来的境遇不同,情绪高低,得不到及时的理解和能放下身姿的劝慰,彼此慢慢也都筑起了高墙。如鲠在喉,熟视无睹,这样真的就足够了吗?今天我真是伤透了心,我不想认命,人生为什么注定是孤独的,本能想待在足够温暖的地方,怎么就只剩下了自己的一床被褥了。